当前位置:中国伊春 > 政务 > 统计信息 > 统计分析

伊春少子化现象初探

发布日期:2019-07-02 来源: 伊春市统计局

 

人口问题是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基础性、全局性和战略性问题,人口问题也始终是制约伊春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伊春市位于黑龙江省东北部,与俄罗斯隔江相望,是座美丽的林业城市,曾经是国家的重要木材生产基地,年均气温1.0℃,2010年人口普查显示,常住人口为1148126人。上世纪计划经济无休止的资源开采导致伊春林业资源枯竭,经济危困,民生艰难,人口开始外流。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伊春人口发展的内在动力和外部条件均出现重要转折性变化,在人口增长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人口工作进入转折期,结构性矛盾突出。少子化已成为我市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重大课题。

一、少子化现状

在执行了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之后,伊春从2001年到2018年间人口出生率在7.7‰和3.84‰之间运行,连续18年超少子化。人口自然增长率在2006年由正转负,最低年份2017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8.89‰。由于2015年是中国农历羊年,受民间传统观念影响,伊春市2015年出生人口仅为2842人,其中二孩及以上413人,出生人口比上年减少18.2%,创历史新低。

2015 年我国实施了全面放开二孩的政策,2016 年受放开二孩政策的影响,伊春二孩及以上出生人口显著增加,由2015年的413人增加到746人,同比增长了 80.6%。二孩及以上占全部出生人口的19.8%。同时受羊年推迟生育的叠加影响,总出生人数达到3772人,分别高于2013年、2014年和2015年出生人口数。

2017年、2018年二孩政策效果持续显现,二孩出生人数比2016年明显增加,二孩及以上分别达到1049人和1068人,占全部出生人口的27.1%和29.8%。我们看到,二孩的出生比在增高,二孩政策所产生的积极意义在持续释放出来,这一现象令人欣喜。但数据同时显示,在二孩人数增加的情况下,2017年出生人口3875人,仅比2016年增加103人;2018年出生人口又一次出现下降,回落至3583人,与2013年出生人口数基本持平。显而易见,原因是一孩出生数量下降较多,这又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信号。

 

不仅是伊春,全国都在面临出生人口减少的情况。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的人口出生率为10.94‰,出生人口1523万人,较上年减少了约200万,人口出生数也创下了自196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2017年、2018年全国一孩出生数量持续下降,这表明在生育观念转变、生活压力加大、结婚年龄推迟等原因的综合作用下,不仅是我市,我国的整体生育意愿正在被进一步压低,少子化趋势未能缓解。如果任由出生人口减少,将直接导致全国劳动年龄人口总量和比重均不断下降,将使得人口的结构性矛盾更加凸显。

二、少子化成因

伊春人口出生率如此之低,与林业生产和城镇化较早、独生子女比例较大有关;与近三十年来青壮年人口外流有关。伊春经济放缓,工作机会少,青壮年人口外流,人口老龄化加剧,出生率进一步降低。也与人口出生惯性存在一定关系。伊春属于计划生育政策执行较为严格地区,现有居民已经接受计划生育的理念,生育观念和养育模式也更趋向一个家庭一个孩子的形式,2017年和2018年全国出生人口中二孩比例均超过半数,而伊春的二孩比例在2018年仅为29.8%。

伊春的出生人口规模受育龄妇女规模的影响最大,201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显示,伊春15-49 岁常住育龄妇女为376691人,5-39岁常住女性为281601人,两者相差95090人,后者比前者减少25.2%,参与生育人数逐年减少。

除了育龄妇女规模的影响外,育龄妇女的年龄结构也是影响出生人口的重要原因。从数据上看整个育龄妇女的平均年龄在提升,2015 年全国所有育龄妇女当中,有一半以上都在 40 岁以上。同时结婚人数的下降,婚育的推迟,这些也对出生人口规模、生育水平产生影响。

三、少子化对策

2017年伊春出生人口3875人,是伊春近六年来最高值。特别是二孩出生人数比2016年明显增加,比重继续上升。“全面二孩”政策促进了人口均衡发展,在育龄妇女人数逐年减少的情况下,出生人口相对政策实施前有所增加。但是数据表明,“全面二孩”政策还不足以扭转我市、我省乃至全国当前少子化的趋势。2016 年全国出生人口 1786 万人,2017 年全国出生人口 1723 万人,2018 年全国的出生人口1523万人。由于育龄妇女人数持续减少以及人们的生育意愿普遍低迷等原因,预计未来几年我国出生人口将会持续减少。二孩数量进一步上升,以及一孩出生数量的下降表明,缓解少子化最有效措施是要继续坚持“全面二孩”政策,甚至取消计划生育政策。

在生育政策基本稳定的前提下,还必须不断推出必要的补充、配套福利政策,减轻家长育儿负担。一是增进生育福利。适当延长孕产妇休假时间和妻子生产后男性陪休产假的时间。二是加强社会支持。建立公立0-3岁托幼机构并配备专业的育婴师;继续加大公办幼儿园的建设和对私立幼儿园的政策支持解决幼儿入托难收费高的问题;小学校可建立晚托班,采取自愿有偿的形式开展学习班、兴趣班和特长培养班等,使小学生放学时间与家长下班时间基本同步,在中小学寒暑假期间给与学生家长适当的陪护假期。通过政策福利支持让广大育龄夫妇首先“敢于”生下第一个孩子让生育率保持在合理水平。这将有助缓解人口老龄化、性别比例失衡、劳动力短缺等潜在问题,保障人口的代继更替平衡,促进经济社会持续良性运转。